关于我们

我们期待与您的携手,以设计驱动企业价值增长,实现您的商业目标

关于我们服务流程支付方式新闻动态加入我们联系我们

新政治经济学 加泰罗尼亚公投与西班牙危机

  加区公投带来的政治震荡已经波及到经济层面,一些总部在加泰罗尼亚的跨国公司也在酝酿撤离的事情。加区的富裕也是在西班牙以及欧盟的框架之下的,如果独立了, 结果变成了弃儿,也不是明智的选择。与此同时,公投来得比较突然,加区还没有做好独立的准备,因此,现在需要“购买时间”,普伊格蒙特的谈判倡议和延期独立的做法是不是拖延战术呢?至少西班牙政府有这种担心,这也是为什么拉霍伊根本没有相应普伊格蒙特关于谈判的倡议,而是直入主题,追问到底是不是宣布要独立?

  加区公投引发的危机已经到了非常敏感的时刻,做个有建设性的温和派是非常难的。普伊格蒙特想扮演这样的角色, 但是西班牙政府和加泰罗尼亚政府都不信任他。政治的艺术在于妥协, 公投已经进行了,要达到独立的现实是触碰西班牙底线的。比较可能的是,加区公投之后的独立宣言作为一种谈判的筹码而不是政治路线图,这样的话,双方可能都能找到台阶下。

  拉霍伊以及西班牙政府一开始就对加区的公投持强硬反对的态度,包括公投期间发生了摩擦,上百人受伤,加区政府说有77万人没有能够投票,当然,这样的数据也没有经过确认。公投结果出来之后,欧洲大国以及欧盟的表态也非常有意思,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说,相信西班牙站政府可以在法律框架下解决问题,同时警告普伊格蒙特不要让对话变得不可能。而西班牙一直强调这是内政问题,换句话说,不需要欧盟的介入。欧盟则表示即便加泰罗尼亚独立了, 也不能获得欧盟成员国的身份。

  加区公投给欧洲提了个醒,公投并不能变成建国的依据,虽然欧洲是主权国家的发源地,但是欧洲各国内部的差异性也非常大。如果公投建国可以实现,无疑会加剧欧洲的裂变,与一体化的逻辑也是背道而驰的。从苏格兰公投到加泰罗尼亚公投,到底是偶发的现象,还是欧洲政治思潮变迁的征兆呢?主权、民族国家这些概念在欧洲经过了几百年的锤炼而变成了普遍流行的观念,而现在欧洲的政治发展似乎在逆转这一趋势,韦伯所界定的国家概念似乎受到挑战。但西班牙政府非常强硬的表态也在印证韦伯一百年前所说的国家是合法垄断使用暴力的组织这一论断依然没有过时。

  加泰罗尼亚的公投可以说一石激起千层浪,现在已经简化成了加泰罗尼亚地区领导人普伊格蒙特是不是要宣布独立,如果是的话,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可能就要宣布启动宪法第155条,收回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可以说,加泰罗尼亚的公投让西班牙回到了对国家权力的基本框架的关注,如何才能维护国家的统一,如何维系国家的生存与完整。这在二战结束之后的欧洲,尤其是西欧的确是异类。以公投的方式来实现建国,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性,毕竟公投只是国家权力使用的方式,网页设计师的成长之路并不构成国家权力的来源。和平已久的欧洲,再次面临“国家性”的难题,难免会给人恍如隔世的感觉,作为主权国家发源地的欧洲,又回到了从前。

  加泰罗尼亚公投带来的危机也让西班牙的朝野更加团结,在野党领袖表示,如果加泰罗尼亚宣布独立,将会支持拉霍伊政府激活宪法第155条:如果自治区不能履行宪法所赋予的责任的话,那中央政府就可以取消自治权,而直接接管。拉霍伊讥讽普伊格蒙特的独立计划是异想天开,已经严重违反了西班牙法律,公投独立挑战了西班牙统一性,因此,马德里政府接受谈判或者调解的可能性并不大。除非普伊格蒙特收回公投,在一个国家权力框架之下,粤ICP备36998458号,去讨论差异的问题,比如加区要承担多少税负,享受多少优惠等等。

  加区公投或者分离出去的意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西班牙最富裕的地区不愿意背着西班牙的包袱。如果反思一下,我们会发现在习以为常的观念中,对国家的认知是有问题的,主权国家总是强调单一和最高性,但是国家内部的差异从来没有消失,在容忍差异与政治统合之间需要一个平衡。加区的公投对西班牙政府来说不仅是法律的挑战,更是对“西班牙”国家性的挑战。西班牙政府认为,加区也是西班牙国家和民族的一部分,因此,公投根本就没有合理性与合法性。

  加泰罗尼亚的公投让西班牙面临着四十年来最严重的危机,关系到西班牙的国家完整,以及未来在欧盟中的地位。进一步说,加区公投建国在挑战着西班牙的国家性。近代以来欧洲盛行的政治思潮中一个很重要的分支就是“国家至上”,正是经历了几百年的国家建设运动,欧洲才可能在二战结束之后走向一体化之路。欧盟的一体化程度已经很高了,但它还是建立在主权国家的基础之上。

  加区公投引发的危机已经超越了公投之前的设想,一开始,普伊格蒙特说,公投之后四十八小时将会宣布独立。拖延了几天之后,普伊格蒙特签署了一份独立宣言,但是并没有施行,而是说要延期几个星期,至于几个星期也没有说,呼吁西班牙政府能够进行无条件的对话,也希望能够有外部的调解者。普伊格蒙特发表了长篇的演说,主要强调了对话的重要性,如果各方都能够理性地对话,那么这些分歧和矛盾就可以和平解决。这番表态并没有赢得掌声,加区倾向于独立的人认为普伊格蒙特立场不够坚定,而拉霍伊则直接问,是不是宣布独立了,不要植入模糊的种子。

上一篇 下一篇